傻子

【原创】《黄房子》

《黄房子》
文/睡前

#原创

昨晚意味不明的摸鱼,火车上闲着无聊修改了一下


    爱来到那幢鲜黄的房子前,看到憎恨正站在墙角旁等着她来。他见到爱时,脸部肌肉似乎微微地提了提,像是想露出一个笑容,但他最终仍是保持着那份古板的严肃表情。

    “你来了,快进去吧。”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戴着皮手套的手在黄房子巨大的门上摸索。他正在检视黄房子落着锁的大门,一重重地打开生锈的铜锁。随着最后一道铜锁被打开,憎恨转过身,看向站在原地正不知所措地绞动着手指的爱。

    “我一定要进去吗?”爱怯懦地问憎恨,憎恨脸上又一次微微抽动,却不像是要笑。爱顿时不敢再看憎恨的脸,憎恨是如此令人害怕,爱害怕他会憎恨她的懦弱,更害怕他会对她说出什么憎恶的话语,爱的神经纤细而又脆弱,只要一丁点的恶意就能将她彻底摧毁。她恐惧憎恨,也恐惧着巨大的黄房子。

    黄房子就像一个吞噬一切的可怕怪物,所有进入其中的感情都会消失不见,就像是从未存在过,而它的看门人是憎恨。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所有生物都明白,憎恨能够决定他们的生死。

    “一定。”憎恨对着爱冷冷地说,然后拽开黄房子的大门。巨大的门像一张不长牙齿的巨口,从门外只看得见一片漆黑,连一丝光源都不存在。爱畏惧地后退了几步,而憎恨只是看着她。

    “进去吧,这是对你的处置,下次还会有你的同伴来的。”憎恨说道。

    爱望着门道内幽深的黑暗,忽然露出了忧伤的神情。

    “我真的一定要进去吗?我还想继续完成我的使命……我是说,我不想就这么被遗忘。”她失落地说道。

    “这不是遗忘,”憎恨说,“你是记忆,你会被珍藏。”

    “珍藏和遗忘有什么区别?”爱看向要将她送入黄房子的死神,突然鼓起了勇气反问道,“被关在这里成为过去,无法再继续记录未来……这对我来说,和被遗忘有什么区别?”

    “有区别,”憎恨与爱对视,他抓住爱的手,想要将爱拉进门中,“你并不是被我所憎恨的记忆,你是被重视着的宝贵记忆,所以才需要被珍藏。”

    “可是,我还有事情没有做。”爱回头望去,看到来时的路上,她的同伴已经在向这边走来了。矗立在这里的黄房子是他们的最终归宿,每一份记忆都会被送往此处,而看守着黄房子的憎恨见证他们的来去。憎恨说爱是被重视着的宝贵记忆,爱很清楚这一点,但正是因为她被如此重视,她才明白自己不能就这样被送入黄房子。

    “我还不能成为回忆,即使我的存在代表了美好也不可以——”爱说着,忽然挣脱了憎恨的手。

    爱浑身的血液都为此沸腾了起来,猛地转过身往回跑去,跑得飞快。她一定要回去,她知道,她还有未完成的使命。爱不能变成一个遗憾,也不能变成一份被放置在黄房子展示的美好回忆。

    而憎恨不能杀死爱,因为她是属于憎恨的爱。

    快跑,快跑,远离这里。爱催促着自己的双腿,她不敢回头,也不敢停下哪怕一步。她要逃离这里,从憎恨的视线里逃离。憎恨戴着冰冷手套的手抓住她时,那感觉就像是一把锁落在她的手上,对憎恨和黄房子的恐惧令她无所适从,她想要回到自己原本在的地方,想要离开这个不断诞生记忆又不断埋葬记忆的世界。

    黄房子离爱越来越远,她在笔直的一条路上奔跑,冲撞开无数前往黄房子的记忆。直至道路的尽头,她只看得见一片与黄房子门内一样压抑的魆魆黑暗,却仍旧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从尽头飞跃了出去。

    一道耀眼的霞光忽然绽放在黑暗之中,崭新的道路出现在爱的眼前,就如同它在那里等待叛逃的记忆已十分长久。试图阻拦爱的憎恨被抛在了遥远的身后,还有爱的同伴,无论是痛苦还是愉快的记忆,他们与爱共生,爱都不再去理会,只是发足狂奔,跃入黑暗与霞光之间涌动而出的道路之中。

    前方的道路不知会存在什么,爱都不想理会。她在此刻是化身为火的爱,像向往红日的鸟儿展翅欲飞。她跨越世界与世界的阻隔,摆脱黄房子的巨口,向着全然不同的新世界踏出第一步。

    憎恨阻止不了她,她没有回头,道路尽头的霞光吞噬了她,她的身影彻底隐没不见。而那热烈欢迎她的霞光很快也消失了,连一丝痕迹都没有在黑暗中留下。爱就这样离开了。

    被爱冲散的记忆们慌成一团,憎恨僵硬的脸在剧烈抽动,他的神情沉郁得令人生畏,而他身后的黄房子依旧矗立在原地,鲜黄的墙面与敞开的大门没有任何改变,只是门内的黑暗莫名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嘎吱声。憎恨望着爱与霞光一同消失在世界的尽头,他感到愤怒而又痛苦,但很快,他又恢复了平静。

    又一个,又一个死去的爱。憎恨麻木地想。

    这不是第一个从黄房子逃离的爱,无论是哪个爱都对逃跑跃跃欲试,憎恨知道,那些逃走的爱都会死。爱会死在没有黄房子保护的新世界,被他人野生的冷漠与憎恨凌虐至死。从压抑中逃出的爱不过是逃向另一个压抑的世界,那些真诚而又纯洁的爱都是如梦一般易碎的感情和记忆,她们的美丽在口齿间永远咀嚼不清,一旦坦白就会被现实讥诮地杀死。

    她未丰的羽翼会被撕裂,满腔的爱意会被践踏。要杀死爱只需要一点点的恶意,只需要中伤她、恐吓她,她立刻就会流尽泪水而死。

    无论是哪个世界的憎恨都不允许黄房子被他人的爱占据。他是憎恨,他憎恨着不属于自己的爱,也憎恨着属于自己的爱要一个接一个地逃走。

    憎恨向着其他记忆招手,看着那些有着各自名字的记忆来到他的面前,他的使命是将他们送入压抑的黄房子。记忆们分辨不出自己所伴生的是哪个爱,他们甚至对自己已经丢失了爱懵懂不知。憎恨是他们的指引者,他守着默然无声的黄房子,看着记忆挨个进入。

    有的记忆无足轻重,很快就会被抹去痕迹,然后新的记忆又会出生,无知地走出黄房子,记录所看见的一切。他们其中有些人又会成为爱,而憎恨会珍藏所有属于他的爱。

    敞开大门的黄房子不断地吞吃着记忆,无论那是琐碎的还是值得珍藏的记忆,它没有意识,只负责储存,直至憎恨也走入其中。憎恨是黄房子的主宰,是决定来去的死神。他看见记忆们将来自外部的另一个爱送到了他的面前,那是从其他世界的黄房子叛逃而来的爱。她正满怀喜悦地看着全然不同的新世界,最后望向憎恨。

    “我爱你!”来自外界的爱欣喜地对憎恨叫道。

    而憎恨却只是看了她一眼,最终平静地开口,对黄房子下令。

    “杀了她。”

FIN.

评论(2)
热度(29)
©从前睡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