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

【戬空】《树犹如此》

《树犹如此》

文/睡前

#戬空

※站内禁转


   “汪汪汪!汪——嗷呜!”

    哮天犬在院子里头吠得厉害,外头灌江水流淌哗啦啦浪拍岸头,杨戬差点没听清楚那一声声狗吠,还是哮天犬吠得卖力,就差声嘶力竭。

    “哮天犬,怎么了?”杨戬走出房门,一抬眼看到哮天犬伸着舌头尾巴摇得只见残影,呼哧呼哧地在他门口跳。

    一般哮天犬这么得劲儿地叫都是遇见了害人的妖精,以及孙悟空又来二郎庙蹭香火了。前者在庙里发生的可能性不大,后者比较可能——杨戬心想那猴子挺久没来了,估摸着得是他来了,杨二爷就拍拍自家看门狗的脑袋,仨眼睛瞅向院子:“难不成是那泼猴子又来——”

    院子里只有风那个呼啸。

    哮天犬歪头,就差头顶冒个问号。

    哦,原来不是猴子来。

    杨戬转身往屋里走——

    哮天犬连忙跳起来一口咬住杨戬的衣摆,嘴里呜呜咽咽,用力把他家主人往门外扯。

    “嗷嗷嗷呜——!”

    杨戬无奈,跟着哮天犬出门,哮天犬连蹦带跳时时盯着他,把他给带到了院子的角落里。

    然后杨戬和哮天犬就在那大眼瞪小眼了。

    杨戬几乎是面无表情地看着……院子角落里那棵树苗。

    “哮天犬,说过多少次,以后你自己出去别老在草地里打滚了,你看,把树种都给带回来了。”

    哮天犬委屈地呜呜——不关他事儿呀!

    杨戬背着手踱了几步,突然抬手左手握成拳敲了敲右手手心。“是了,这是那猴子干的好事。他常在咱们院里吃他那花果山的特产桃,吃完了随手就把桃核一扔,上回让人扫了怕是没扫干净,留了个余孽在这。”

    哮天犬听他说余孽,眼睛眨了眨,张开嘴露出獠牙就要啃那树苗,杨戬立刻伸手拦住。

   “别,留着,下次那猴子再来,就给他看他干的好事。”

    哮天犬歪了歪头,心说这是罪证?把他自己给说服了,他就点点头,顾不上一条狗点头是有多滑稽。

    然后那棵树苗就在杨家大院里彻底安家了,一日日长大,亭亭如盖……就是根扎得有点偏了,挨着墙差点拱破了墙根,杨二爷看着头疼,后来还给这树挪了挪位置,总算没这么贴紧墙壁像是要跳贴面舞似的了。

    树挪了位置,长势就更好了,杨戬给树浇水,浇完抬头一看,挺遮阳了。

    他免不得有点得意——这树在二郎庙里长不比花果山差吧?等孙悟空来二郎庙里转悠了,就给他瞧瞧,这棵桃树长得可不错。

    但是孙悟空也不知道忙什么,一直不来二郎庙,杨戬没事也不去拜访他,别的没什么,就是那死猴子爱给人脸色看,去找他喝酒还好,不是喝酒只说这棵树?那猴子尾巴得掬起来,掬得老高,比他杨戬还得意,说这是咱花果山的桃,在哪儿长根都是从花果山里出来的,那当然好了,不好怎么成呢。不然就是听了火气上来,就要强抢这棵树回花果山认祖归宗,这和强抢民女有什么区别?

    花果山是猴子的地盘,他杨戬争不过,还是在自家庙好,自己眼皮底下,那猴子总得意不到哪里去,也还不错。

    杨戬心里思量好了,就专心照顾桃树。冬去夏来,春藏秋生,眨眼桃树就长好了,满树油绿的叶子,叶间缀着的桃儿个个又红又大,尝一口汁水酸甜酸甜的,花果山的桃果然名不虚传,二郎庙的土也养分充足,杨戬心里满意得不得了。

    唯一不满意的就是,孙猴子一直没来。

    他有点不耐烦了。

    炫耀这种头等大事,自己亲自送上门去炫耀——算什么啊?

    但杨戬还是摘了数十个上好的桃装起来,腾云赶去了花果山。杨戬和孙悟空一向关系好得只差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他可以想象出孙悟空看到这堆桃子时脸上的表情,一定是惊讶但却又要故作不在乎。

    看孙悟空吃瘪多爽啊。

    到了花果山,杨戬按下云头,拎着那袋子桃儿下去了。花果山依旧是满山的猴子满山的果子,山顶瀑布飞溅,水帘洞外群猴戏水。

    杨戬到了水帘洞门口,那群猴子看到他都爱理不理,只顾自己耍子。杨戬等了好一会,没见有那些主事的老猴子来门口问话,也没有猴子替他进去通报。

    他心里觉得奇怪。

    孙悟空向来以美猴王自居,即便是成了斗战胜佛也依旧是花果山猴王,他一直是极为注意那些妖王的条条规规的,像那些人间的国王,来访都要通报,还要属下引客进去,现在却完全没有猴子搭理杨戬。

    杨戬心下狐疑,干脆也不等了,直接穿过水帘入了洞里。

    水帘洞里静悄悄的,一些年老了不怎么爱动弹的老猴子都在洞里歇息,年轻的那些倒是在外头打闹,那些老猴子见有外人进来也没什么反应,就翻翻眼皮,不做一声。

    杨戬提着那口袋桃子,视线巡了一遍洞里,他看见孙猴子的整套披挂整齐地叠放在洞里深处高高的石座上,还有那件袈裟也披在石座背上,旁边的小石桌上放着香炉,插着烧了半截就熄灭了的香,桌上落了厚厚一层香灰。

    孙悟空端坐在莲台上,穿着他那件灰扑扑的直裰和那条虎皮裙,双掌合十闭着眼。

    杨戬上前一步,喊了他一声:“孙悟空?”

    孙悟空垂着头,没半点反应。

    那几只歇息的老猴子懒懒地抬眼看杨戬,只有一只老猿站了起来,朝杨戬俯首拜了一拜。

    “原来是真君前来拜访,俺们年纪大了眼睛都糊了,不知是真君来,有所怠慢了,还请真君见谅。”那只老猿拜完也不拘束,抬起头看杨戬,“真君莫喊大王了,你来迟了,也来早了。”

    “此话何意?”杨戬听见了,眉头皱起,他看向紧闭着双眼的孙悟空。来迟了,也来早了?

    “西天如来降下佛旨,指派旃檀功德佛下界为人在凡间传扬佛法,俺们大王说旃檀佛除了会念经别的都不会,得有人护着。大王他去护送旃檀佛……早已坐化多时。”老猿低头合十双掌,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杨戬的双眼微微睁大。

    “孙悟空……他,圆寂了?”

    老猿抬头,看向杨戬,应了一声:“是。”

    杨戬没说话,他提着那袋桃,转身走出水帘洞。

    早不圆寂晚不圆寂,偏偏这时候。

    如来真多事。

    杨戬心里默默地想。

    他回了二郎庙,立刻写了封书,喊来个人,吩咐把这封书送到天庭去。

    然后他就牵着哮天犬,径直离开了灌江口。

    去哪儿呢?谁也不知道,杨戬也不知道。

<<<

    “师父,俺去给你化缘,你坐在这可别动!”小沙弥拿着御上亲赐的紫金钵,对着长老说道。

    长老合着双掌温顺地点点头,盘坐在那块石头上坐得十分稳当。小沙弥挠挠头,似乎还有点担心,东看西看,却也不知道该担心什么了。他想了想,就说道:“要是有老虎来,师父,你可记得要跑!”

    长老一笑:“知道了,徒儿,你快去吧。”

    沙弥“哎”了一声,拔腿就跑。他眼神好,老早就看见那边树林里藏着个庙。师父走累了,就让师父坐着好了,他年纪小腿脚方便,于是就走多几步路。

    穿过那密密匝匝的树林,沙弥拂了拂身上的落叶,咳嗽几声清清嗓子,扯了个亲和力十足的笑容,上去敲那庙的门。

    叩叩叩。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老僧探了半个脑袋出来,露出的一只眼睛眼神很凌厉,像把刀子直戳在小沙弥的身上。

    “是谁敲我这破庙的大门?”

    沙弥连忙行礼。“老师傅,弟子问讯了。弟子乃东土大唐而来,同师父一起周游讲演佛法的,师父行了一天的路,四处不见人家,现在走累了正休息着,弟子是来化缘的,还望老师傅看在同是佛家的情面上,赏咱们口饭吃。”

    老和尚把门半开了,露了整张苍老的脸出来,眼睛扫了扫沙弥,嗤笑一声:“你这小和尚,说话倒是挺有俗家味道,怕是半路出家的吧。”

    沙弥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师傅慧眼,弟子确实是半路出家的…弟子说话失礼,还望师傅千万别介意,”

    “罢罢,不和你这小皮猴子胡缠。”老僧摇摇头,“拿你那饭钵来吧。”

    小沙弥连忙递上紫金钵,老僧接过了,掩上门,走进厨里,好一会儿才出来,递了满满一钵热饭。

    “拿去吧。”

    沙弥接过,高高兴兴地朝老僧躬身。

    “承蒙老师傅赐饭,弟子打扰了!”

    沙弥转身就要走,老僧眯了眯眼。

    “且慢。”

    沙弥回头。

    “老师傅还有何事?”

    “这钵饭,你和你师父一起吃?”

    “当然是师父吃完了弟子才吃啊——岂有弟子和师父同食的道理?”沙弥一愣,认真地回答。

    老僧微微笑了,朝他招招手。“你来,你来,在这儿站着,先别走。”他又转身走进去,沙弥好奇地看着他,乖乖站在了原地没动。

    老僧出来了,拎着一口袋,递给小沙弥。

    “喏,这是赏给你这猴子的,若是饭吃不饱,就吃这个。”

    小沙弥接过了,打开一瞧,居然是满袋的桃子,桃上还沾着水,很新鲜,沙弥惊喜地朝老僧道谢。

    “多谢老师傅多谢老师傅!小和尚最爱吃的就是桃了!”沙弥露出开心的笑容,一手提着桃一手捧着饭钵,转身跑向他师父在的方向,老僧看着他离开,把门又开了开。

    老和尚身后钻出一只黑狗,朝着沙弥跑走的方向低低地吠了一声。

    “嘘。”

    老僧摆了摆手,“别吵吵,吵到那猴子,可就露马脚了。”

    老僧额头上闪过一道红芒,微微裂开一只眼。

    “看见了吗,那和尚可有尾巴。”

    黑狗呜了一声,趴了下来。

    “这桃可算是送出去了……可惜,那棵余孽,还得再长多一些时日。也罢。”

    老僧于是笑笑,不再说话,静悄悄地把大门给合上了。

FIN.

评论(3)
热度(46)
©从前睡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