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

【鸟齐】《清水蝴蝶》

《清水蝴蝶》
文/睡前

#鸟齐

瞎写的鸟齐,不知所云呃呃呃

※站内禁转

   某种程度上来说,齐木的确可以算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他拥有超能力,大抵上只要他愿意,就没有秘密可以瞒过他的耳目。然而超能力并不像一般人以为的那样便利,即便齐木不愿意,一些无聊又糟糕的事情也总因为各种因缘巧合而缠上他,类似无时无刻不在发动状态的心灵感应,总会把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告诉齐木。

    但总的来说,绝大数的事情齐木都可以轻松解决,只是也有一些事情是他办不到的。

    人的好感度就不是齐木可以操控的东西。好感度太过虚无缥缈,就算可以通过数值来显示,也依旧无法控制。齐木有过几次试图改变他人对他的好感度,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很显然,好感度这种东西不是随便做几件事情就能彻底改变的,它的数值本就时有起伏,并不能完全代表一个人当前的感情状况。

    这在齐木看来是一件相当奇怪的事情,好感度的高低只会影响部分印象,而不能决定人心最终呈现出的感情色彩,因为人类都是立体存在的,所以单只看好感数值会太过片面。但对齐木而言,观看好感数值已经是他在了解人类感情方面所能掌握的最优手段,除此以外再没有别的方法。

    所以,在他发觉最近有某个人似乎对他好感奇高的时候,他不得不为此感到烦恼。

    鸟束零太,一个自称出身寺庙、拥有灵能力的人,明明是个天然色胚却拥有一对清澈的双眼,总让齐木在注视着他的时候感到不爽。就是这么一个家伙,最近对齐木的好感数值莫名变得很高,如果用通俗的说法来说,那大概可以总结为——鸟束喜欢上了齐木。

    但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姑且不说鸟束和齐木都是同性,就说鸟束这人究竟有多差劲——跟踪狂、偷窥狂,鸟束做出的痴汉行为足以让他在健康向上的少年漫画中成为一个被腰斩的角色,但偏偏这家伙一直平安无事地活跃到现在,还对齐木产生了毫无来由的情愫。

    事态究竟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如今已经无法考究,齐木也不想深思,他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

    应该怎么打消鸟束脑子里的念头?

    通过心灵感应,齐木已经提前知道了鸟束接下来的行动,谅是齐木这种遇事不惊的人也觉得有几分难以置信。毕竟鸟束零太脑子里装的东西不是黄色废料就是如何勾搭妹子,就算现在鸟束的目标是齐木,也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那个鸟束零太,现在正在思索应该怎么和齐木出去约会。

    端坐在教室座位上正用心感应鸟束的齐木此时很有把鸟束的脑子撬开看看的冲动,然而即便是他也不能这么随心所欲,何况鸟束这还什么也没做,顶多在脑子里想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这对齐木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是照桥或者梦原的话他还可以想方设法避开,或是促成一些契机使她们放弃,但鸟束零太不一样。鸟束零太知道他是一个超能力者,并且清楚自己喜欢齐木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住,齐木主动回避反而会显得小题大做。

    饶是齐木也感到了棘手,他一向不擅面对别人的好意,更不擅拒绝别人,只能寄望别人可以尽快放弃,可是根据齐木的经验,这种事情绝不会那么轻易就能解决。

    ……但,面对鸟束,或许直接拒绝就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思考到了这一茬,齐木也想不出别的对策了,他决定继续不动声色,等鸟束上来邀请的时候就明确拒绝。这样的话,那家伙也应该明白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吧?

    齐木是这样想的,然而最终事与愿违——鸟束是提着一袋咖啡布丁来找他的。

    “齐木师傅,”鸟束把装有咖啡布丁的塑料袋放在齐木的课桌上,接着双手合十,向齐木说道,“我想你已经知道我的来意了,拜托你!”

    “……”齐木的目光在咖啡布丁和鸟束诚恳的表情之间来回游移,试图理智地去看待,但却怎么也没办法。

    很显然,他不讨厌咖啡布丁的情报是鸟束从幽灵口中听说来的,而这的确正中齐木的死穴。齐木可以拒绝鸟束,但不可以拒绝咖啡布丁。

    嘛……看在咖啡布丁的份上。

    “太好了!”鸟束猛地一握拳,“那明天我去齐木师傅你家里找你!”

    齐木默默把桌上的咖啡布丁收了起来,莫名产生了一种挫败的感觉。不过只是打着约会的名义单纯陪鸟束出一趟门的话,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抬起头,能够看穿一切的双眼透过绿色的镜片凝视鸟束,鸟束的心声毫无遮掩地涌入他的脑海之中。他忽然发现,鸟束现在很高兴。

    有什么好高兴的,齐木想这么说,但最终只是想想,并没有把心声传送到鸟束的脑中。

    第二天鸟束果不其然来到了齐木的家里,心灵感应早已把鸟束这之后的打算告诉了齐木。大抵就是通常人去约会的那一套流程,也就是出去逛街、吃饭、看电影什么的。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做的?齐木只觉得麻烦,但鸟束似乎对此是认真的。

    ……明明齐木可以通过心灵感应获悉鸟束心里的所有想法,却还是看不透此时的鸟束。齐木不明白鸟束为什么要约他出去,如果只是因为对他有着极高的好感,那在知道他的态度后就应该清楚他是绝无可能回应的吧?

    话又说回来,究竟所谓的恋爱情绪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即便是用超能力的头脑去思考,齐木也完全无法理解。如果将来有一天他必须得和某个人像自家双亲那样无时无刻不黏在一起亲亲我我的话,那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情景,但就算是齐木也无法断定不会有这样的未来。

    蝴蝶效应着实是一种可怕的东西,而现在齐木因为咖啡布丁的缘故无法拒绝鸟束的外出邀请……这是否会对未来造成什么灾难性的影响,现在的齐木也无法得知。

    这时候也不可能临时反悔,齐木只能老老实实陪鸟束出门。鸟束看上去非常开心,就差像个白痴一样又蹦又跳,齐木实在不忍直视,他默默地跟在鸟束的身后,很想忽略鸟束的存在,但鸟束叽叽喳喳的说话一直骚扰着他,让他怎么也没办法彻底忽视。

    “接下来先去哪里好呢?……对了,听幽灵说附近有一家咖啡厅,齐木师傅你应该会喜欢……”

    “啊应该先去看电影的,那部电影好像再过一阵子就开场了……”

    “不过先去吃点东西也好,齐木师傅你想吃什么好啊?”

    “齐木师傅……”

    鸟束渐渐停下了话头,他脚步顿了顿,回过头看向齐木,似乎犹豫了一会儿:“齐木师傅,是不是很不想和我出来约会?”

    “……”

    “说起来也是,齐木师傅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出门呢,我听齐木师傅家附近的幽灵说过,每次周末齐木师傅都是待在家里。不想出来也正常,不过……”

    后面的话鸟束并没有立刻说出口,但他的心声准确无误地传达到了齐木的脑中,齐木怔了怔,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

    ……只有今天。

    “诶?”鸟束眨了眨眼,“齐木师傅?”

    只有今天会陪你小子,你最好别想太多。

    “齐木师傅!”鸟束的眼中闪动着泪光,看上去异常感动,“难道说齐木师傅和我的心情是一样的……”

    绝对不可能。

    “齐木师傅……”

    别叫了,你到底还走不走。

    “当然!齐木师傅,接下来我们先去看电影吧!”鸟束露出了一个笑容,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电影票,“我记得齐木师傅你说过,很想看这部电影的对吧?”

    齐木一怔,票上写着的电影的确是他想看的那一部,而他似乎也的确有提到过一次,但就连齐木自己也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提到过自己想看这部电影,鸟束竟然记住了?

    这家伙……对他的事情原来有这么上心么?

    鸟束零太是个什么样的家伙,齐木自诩还算清楚,毕竟他拥有心灵感应这一作弊一般的能力,要想对一个人知根知底,对齐木来说并非难事。他一向知道,这个缠着他、声称要做他徒弟的人,是个只对女人感兴趣的色胚子,按理来说绝不可能对男人产生什么兴趣,但偏偏这家伙莫名其妙对他生出了恋爱感情,现在正不明不白地和他约会中……就算是超能力者也觉得头疼。

    哪怕是被照桥后援会的成员围追堵截也没有这么头疼,齐木自觉已经把拒绝的态度表达得足够清楚了,如果鸟束识趣的话,那么从最开始就应该直接放弃才对——可那家伙就连心声都不甚明了,就像是在强迫自己不要去思考这件事情一样。

    这算什么?齐木完全不懂。

    他只能如先前所说的那样,陪鸟束度过今天,而今天过后,鸟束那些微妙的心思也大概会被现状彻底掐灭。

    只不过是一天而已,倒也不算难熬,不必打持久战是最值得庆幸的。就像齐木完全清楚鸟束的心思一样,鸟束想必也料得到齐木的想法,先前的咖啡布丁只有这一天的效力,过了今天,就算鸟束死缠烂打,齐木也不可能再把他的事情放在心上。

    
    离电影开场还有十几分钟,齐木和鸟束准时到达影院。鸟束预订的场次的确是齐木想看的那一部电影,但走进影院的话齐木势必会被影院里的人剧透电影的内容,所以他提前戴上了能够屏蔽心声的锗戒指,然后满怀雀跃地走进了影院。  

    戴上锗戒指后清净得让齐木有几分不适应,但要想安静地看完电影锗戒指是必不可缺的。

    “齐木师傅,爆米花你要吗?”鸟束忽然发问。

    没有心声预先提示,齐木被鸟束的这一声问话吓了一跳,他回过神,看到鸟束正诧异地看着他。

    “齐木师傅?”

    没什么。齐木很快镇定下来,随便用几句话打发了鸟束。锗戒指的效用是立竿见影的,没有包括鸟束在内任何心声的骚扰,少有的安静让齐木真正感受到了一种惬意。他走进影厅,在订好的座位上坐定,很是享受这难得的平静,就连待在他身边的鸟束看上去都不那么惹人烦恼了。

    “齐木师傅,怎么感觉你心情很好?”鸟束说。

    有吗?齐木一怔,他从来就不是会把想法摆在脸上的那类人,戴上锗戒指的他此时的确心情不错,但有明显到能让鸟束看出来吗?

    “啊,不知怎么我觉得齐木师傅现在心情很好呢!”鸟束挠了挠脸颊,“齐木师傅果然很想看这部电影吗?”

    虽然确实是想看没错,但不是因为电影……

    齐木解释了一半,心里忽然升起一阵莫名的违和感,他盯着鸟束看了一会儿,鸟束对他眨了眨眼睛。

    “怎么了?”

    ……不,没什么。
    
    齐木收回视线,不再吭声。在影厅明暗不一定光线里,就算是坐在他隔壁座位的鸟束此时也看不清他的神情,而他的确是像平时一样面无表情。

    鸟束现在果然很奇怪,但是说不出究竟是哪里奇怪。

    那家伙绝不会是观察力那么细致的人,依齐木平日里对鸟束的了解,他很清楚,鸟束不可能那么认真地去对待谁。因为这家伙说白了就是一个满脑子荒诞的白痴,总幻想着变得受欢迎,拥有灵能力却从不用于正途。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因为喜欢上谁就努力去改变自己?

    如果不是先前的心灵感应以及透视能力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不然齐木一定会怀疑现在的鸟束不是本人,可作为超能力者,他很清楚,坐在他身旁的就是鸟束零太本人。

    但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锗戒指完美发挥着效用,此刻的齐木完全听不见鸟束的心声,他斜过视线,看到荧幕流转的光映照在鸟束的脸上,就像是一只轻飘飘的蝴蝶,在他眼睑上镀了一层涟漪似的陆离色彩。鸟束看得很认真,一丝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齐木垂下目光,手指轻轻摩挲着圆滚滚的锗戒指。平时他总觉得心灵感应烦人,可现在他竟然有点想知道鸟束在想什么。

    “……齐木师傅?”鸟束忽然偏过头小声喊道。

    齐木被吓了一跳,他转过头,发觉鸟束正疑惑地看着他。

    “你不看电影吗?”

    没有在看电影的事情被发觉了,齐木狼狈地移开视线,也不知道为什么,一阵毫无来由的心虚。他总不能说他是因为在意鸟束的心声才没有在看电影的吧?

    说到底,这都要怪现在的鸟束与平时差别太大。虽然鸟束的外表没有变化,路过漂亮女孩儿身边时也还是会色眯眯地偷瞟,摆着一副无辜又欠揍的表情……但这家伙真的和以往非常不一样。齐木对鸟束的了解并不多,却也知道鸟束是个三分钟热度的恋爱脑,总是三心二意喜欢着不一样的女生。这么一个显而易见绝不会真正喜欢上谁的傻子,忽然之间坠入爱河,可信度有多低根本就不用考虑。

    这就是鸟束现在的奇怪之处,他的一切心思在超能力者的眼里都无处遁行,而正是因为齐木一清二楚,所以才会觉得难以置信——

    鸟束零太,是认真的。

    电影不知不觉落幕了,齐木却几乎没看进去多少。他心事重重地摘下了锗戒指,周遭杂乱的心声又一次涌进了他的脑中。

    “齐木师傅,刚刚的电影真好看啊!你觉得如何呢?”鸟束兴致勃勃地对齐木说道,齐木却看也没有看他一眼,转头自己一个人走出影院。

    “诶?齐木师傅?”鸟束一下怔住了,似是没有料到齐木的反应竟然这么冷淡。

    “齐木师傅是觉得不好看吗?没关系,我们还可以去咖啡厅吃甜点——”

    够了。齐木打断了鸟束,他没有回头。我回去了。

    “啊?现在回去?齐木师傅不是答应了要和我约会的吗?”鸟束急忙上前拦住齐木,“是看电影太无聊还是不想去咖啡厅?我们还可以去别的地方!”

    我说我要回去了,你别挡路。齐木的声音通过心灵感应冷冷地传送到鸟束的脑中。

    陪你出来根本就没有意义,还不如我待在家里看书,识相的话就快让开,鸟束。

    “为、为什么啊!”鸟束喊道。

   “齐木师傅不是对我的想法一清二楚的吗?那就应该明白我是认真的才对啊!”

    “……”

    齐木看了鸟束一眼。

    然后呢?

    “什……什么然后啊,”鸟束勉强地扯着笑,“我说了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你是认真的,所以然后呢?

    “齐木师傅……既然你知道,那就不要那么无情……”

    这不是什么无情,是实事求是。我问你,如果我拒绝你或者答应你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齐木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鸟束,鸟束的笑渐渐淡了下去,苦恼地望着齐木。

    “我不知道啊,”他叹着气说道,“所以我才试着约齐木师傅出来……结果完全失败了。”

    “我不像齐木师傅那样可以用心灵感应,齐木师傅在想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齐木师傅一直都很嫌弃之前的我,所以我才试着去改变,这样的话起码不会被讨厌……”

    鸟束看向齐木,眼中漾动着澄澈的颜色,如同清水折射出的光辉,潜藏其中的情绪一目了然。

    “现在看来,果然还是被齐木师傅讨厌了。”

    齐木闻言沉默了许久。鸟束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几乎以为齐木是在默认,但齐木一向不苟言笑的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个罕见的、浅到极致的笑。

    还不坏。齐木用心灵感应轻声说道。

    “齐木……师傅?”鸟束不敢置信地看着齐木。

    这种感觉还不坏,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下次约我出来最好直接去吃甜点。

    “齐木师傅,你这话的意思是?!”

    听不明白吗?我说,下次约我出来最好直接去吃甜点——

    “等一下等一下!所以齐木师傅你是——没有讨厌我?”

    也没有喜欢你,只是看在咖啡布丁的份上,你最好别太得意忘形。

    “那——那下次!”鸟束大声说道,“下次请听我把告白亲口说出来可以吗!”

    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满是期许地看着齐木。

    “从心声听到的话,根本就不算数对吧?”

     齐木看了他一眼。

     咖啡布丁足够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FIN.

评论(10)
热度(100)
©从前睡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