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

【卡埃】《一期一会》

《一期一会》
文/睡前

#卡埃
#私人约稿

 @今天几度 墨哥约的卡埃私稿,本来是三千字的稿结果我严重爆字数,整篇文近八千(……)

注:有艾→金要素,无cp意味

※除甲方外无关者禁止转载

    埃米知道自己运气不好,要说有多不好,那大概要打娘胎出来那时开始说起。就因为他运气不好,比自个儿老姐晚出生了那么一分钟两分钟的,所以从此沦为被姐姐欺压的对象,也因为他运气不好,所以有锅他背,有担他挑,总而言之就是天生的劳苦命……谁让他是弟弟呢?

    但是递错情书这种事情是要有多倒霉才会发生?

    埃米局促不安地坐在咖啡厅里,如果不是他的理智尚存,否则他这会儿是真的发自内心想要惨叫,就当着那个坐在他对面慢悠悠吃着冰淇淋的家伙的面——

    “你不吃吗?”对方忽然开口,埃米瞪着眼,干笑了一声。

    “呃,抱歉,我有点没胃口……”他心虚地移开了视线,没有勇气与对方平静的目光对视。


    整件事情还要从昨天说起,埃米的姐姐艾比是一个十足的花痴,爱好是欣赏路边的帅哥,每天都在幻想自己能和世界上最帅气的男生开展一段浪漫的恋情——通常来说没有哪个女生会热衷这种事情到这种份上,但埃米深知艾比的脑袋里就像缺了根弦似的,对谈恋爱这件事异样地执着。偏偏艾比的眼光奇挑,一般的帅哥还入不了她的法眼,遥想曾经有某个学长攻势猛烈地追求艾比,情话说得天花乱坠,就差夸下海口说要带艾比御剑飞行了,结果艾比丝毫不为所动。

    埃米一度以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能让艾比一眼相中的绝世帅哥。虽然艾比的确沉迷欣赏帅哥,但却从来没见她对哪个所谓的帅哥动过心,究竟艾比喜欢的男生是什么类型的,这连她的亲老弟埃米都不清楚。

    所以在艾比突然把一封情书塞进他手里,郑重嘱咐他去把这封情书交给不远处的一个男生时,埃米一瞬只觉得五雷轰顶。

    他的老姐竟然真的看上了某个男生?这不是什么愚人节玩笑?

    这当然不是什么愚人节玩笑。埃米拿着那封情书手指止不住地颤抖,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然而他亲老姐的神情是那么认真,开口说出的话又是那么强势:“衰仔,你不去我就打断你的腿!”

    埃米还能怎么办,埃米也很绝望。

    “是哪个男生啊?”他无奈地转头去寻找那个被他老姐看上了的可怜人,艾比在他背后压抑着兴奋低低地尖叫了一声。

    “戴着帽子的!长得超级帅!”

    戴着帽子的?埃米心里犯着嘀咕,还没看清楚谁戴着帽子就被艾比从背后猛推了一把。

    他踉跄了几步,回头瞪了一眼艾比,艾比紧张得脸都白了,不断催促他快点,还捂起眼睛从指缝里偷看,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模样。 

    这花痴的样子过于令人不忍直视,埃米别开了视线,深呼吸一口气,目光在周遭逡巡着。

    这里是高年级教室外的走廊,课间活动时间不少人都在走廊里聊着天,艾比就藏在拐角处,而她的告白对象……埃米一眼望过去,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男生,头上扣着一顶帽子,正在和旁边一个个子更高的学长说话。

    艾比喜欢的是这种类型?埃米有些诧异,他回头又看了一眼艾比,艾比正在他背后手舞足蹈,拼了命地示意他往前走。

    埃米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走到那个男生的跟前,对方已经注意到了他,正诧异地看着他,埃米又一次深呼吸,猛地把情书递了过去。

    “可以请你收下这个吗?”埃米强作镇定地说道,他抬起头,目光与那个男生的视线撞了个正着——他这才发觉对方有一对与他相似的海蓝色眼睛。

    那个男生怔了怔,有些迟疑地接过了情书,站在他旁边的高个子噗嗤了一声,调侃道:“卡米尔,没想到你这么有魅力?”

    他叫做卡米尔?


    埃米回过了神,连忙转身就跑,藏在走廊拐角的艾比正焦躁不安地等待着,见他跑过来一把就拽住了他的胳膊,跟着也跑了起来。

    “怎么样怎么样,顺利吗!”艾比一边跑一边问着。

    “送出去了!”埃米飞快回答。

    “那就好!”艾比长舒一口气,接着扭头纳闷地看向埃米,“有那么紧张吗?”

    “啊?”埃米没反应过来。

    “我说有那么紧张吗,你脸都全红了!”

    “哈?我有脸红吗?”

    “有啊!”艾比说得斩钉截铁。

    埃米不知为何又想起了那个男生的眼睛,他嗫嚅了一下:“那是因为我们跑太快了吧。”

    “傻子,不跑快点他追上来的话怎么办啊?”

    “……我以为你应该很期待被追上来才对?”

    “呃!他有追上来吗?”

    埃米回头看了一眼:“好像没有。”

    “那我们跑什么啊!”艾比停下脚步,转身有些遗憾地看着背后空无一人的走廊,“我还以为我的白马王子会追上来。”

    “白马王子……”埃米笑得有些尴尬,艾比扭头瞪了他一眼。

    “干嘛?衰仔你有意见啊?”

    “没有,我哪敢有意见!”埃米连连摆手,“不过话说回来,姐你情书上都写了什么?”

    “当然是倾诉我对白马王子的爱慕了!”艾比的双眼立刻闪闪发光,表情满怀期望,“还有就是,我约他明天去学校外面那家新开的咖啡厅约会!”

    “不是吧?人家根本就不认识你吧?你这么突然和他去约会能行吗?”

    “怎么不行!你老姐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像我对我的白马王子一见钟情一样,他也一定会对我一见钟情的!”

    “呃……姐,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一点比较好……”

    “衰仔——你是不是找打!”艾比气哼哼地作势要揪埃米的耳朵,埃米连忙后退,看准后路就要逃跑,艾比见状上前一步用臂弯狠狠卡住他的脖子。

    “你别想跑!我跟你说,明天你要陪我去!”

    “咳咳咳!哈、哈?为什么啊!”

    “少说废话,叫你陪我去就陪我去!”艾比恶狠狠地威胁着,手臂有逐渐向内收力的趋势,埃米连忙大叫起来。

    “好好好,我陪你去!”

    “这还差不多,”艾比这才满意地松开埃米,埃米赶紧闪到了一边,她没有理会,接着说道,“明天早上十点,不要迟到!”

    “知道啦。”埃米只好无奈点头。


    第二天,也就是今天,埃米如约陪着艾比来到学校附近那家新开的咖啡厅,在艾比订好的位置上,卡米尔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到了这一步,埃米说是功成身退也不过如此,他清了清嗓子,正想对艾比说再见,艾比就又一次卡住了他的脖子,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他、是、谁?”

    “……咦?”

    “咦什么啊!衰仔你给我交代清楚,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情书交给我的白马王子!”

    “我、我有啊!不就是他么!”埃米拼命挣扎着,却险些在说了这一句话后被艾比直接勒死当场。

    “谁告诉你是这个面瘫矮子了——”艾比怒吼着,扭头对仍然安坐在座位上的卡米尔怒目而视。

    埃米猛地挣脱了艾比的桎梏,把艾比直往后面拖,紧张得喉咙发干:“老、老姐你也太失礼了!就算是我搞错人了你也不能迁怒人家——”

    “你好意思说!”艾比气得直跺脚,“我不管了,我走了!就让你和这家伙约会去吧!”

    她说完一甩头发,直接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开了,埃米傻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卡米尔平静地喝了一口咖啡厅免费供应的白开水,这才淡淡地开口:“坐?”

    埃米迟疑了一下,僵硬地拉开靠椅坐在了卡米尔的对面。

    “吃点什么?”卡米尔问。

    “呃?都、都行。”

    “那就点两份招牌冰淇淋吧。”卡米尔向服务员点了单。


    然后……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卡米尔就像是单纯来品尝冰淇淋的一样,冰淇淋上来之后就一直非常安静地吃着,一句话也不说,而埃米只觉得如坐针毡,冰淇淋是他喜欢的芒果口味,但他一口也吃不下,紧张得只想吐。

    “有那么紧张吗?”卡米尔淡然地说道。

    这句话好像昨天他老姐也这么问过,埃米干笑了几声,对着卡米尔双掌合十:“那个,真的很抱歉,我知道你肯定很不满,都是我搞错了,这顿冰淇淋我请客,真的对不起!”

    “这顿冰淇淋?”

    “呃,如果你还想吃什么或者想去哪里的话也可以……”埃米有些肉痛地摸了一下兜里的钱包。

    “你就请冰淇淋好了,”卡米尔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不过接下来我希望你能陪我去一个地方。”

    “啊?去哪里?”埃米愣了一下。

    卡米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粉红色的信纸,十分淡定地瞟了一眼:“游乐园。”

    “……”埃米瞪着那张信纸,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那绝对是他亲老姐写的情书。

    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埃米百思不得其解,一想到自己要和一个男生去游乐园就觉得毛骨悚然,然而他递错情书在先,被折磨显然也无可奈何,除了乖乖就范别无选择。埃米挫败地垂下了头,却因此错过了卡米尔眼中一闪而过的若有所思。

    游乐园离学校只有几站路,埃米和卡米尔下了地铁,两人一起买了票,走进游乐园。

    游乐园的设施繁多,平时艾比也不少拉着埃米来玩,埃米对游乐园的项目都相当熟悉,进园张望了几眼,下意识地就像平时拉着艾比那样拽住了卡米尔的手。

    “那边有过山……”埃米话没说完,猛然回过神,连忙松开了手,卡米尔看了他一眼,他尴尬地别开了视线。

    “抱歉,我平时都是和我姐一起来的,不拉着她的话她会走丢……”

    “没关系,”卡米尔说,“你可以拉着我。”

    “啊?”埃米愣了一下。

    “如果你担心走丢的话。”卡米尔淡淡地说道。

    “哈?我不会走丢好吗——”埃米忍不住反驳,“这个游乐园我很熟,路我都认得。”

    “那就拜托你来带路了。”

    “……”埃米一瞬有些语塞,他闭起嘴巴,只觉得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样。卡米尔说话时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根本就瞧不出来他有没有火气,反倒是埃米几次差点跳脚,这让他感觉很郁闷,却又无可奈何。

    平时和艾比待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保持着冷静,和艾比的风风火火截然不同,可现在他和一个比他还要冷静的人待在一起,就显得他很不淡定似的,这让埃米觉得不太舒服,然而从最开始他就的确不怎么淡定,紧张也好,跳脚也罢,会反应过度都是因为他是在看不透卡米尔。

    说起来,卡米尔看上去不像是会在意情书的人,也不像是会乐意和谁约会的样子……到底是为什么……

    “你要那个吗?”卡米尔忽然开口,埃米顿时被吓了一跳。

    “啊?什么?”埃米抬起头,看到卡米尔正指着一处贩卖棉花糖的流动小摊,仍是一脸自然而然的平静。

    “你要吗?”卡米尔问道。

    “呃,嗯。”埃米迟疑着点了点头,卡米尔朝摊主走去,不一会儿买回了两支粉色的棉花糖。

    卡米尔递了一支给埃米,埃米接过,没有立刻下口,卡米尔倒是非常坦然地咬了一口棉花糖。

     “那个,你很喜欢甜食吗?”埃米问。

     “挺喜欢的,”卡米尔没有否认,“你不喜欢吗?”

     “啊,我也挺喜欢的,”埃米说着对卡米尔笑了笑,“谢谢你请我吃棉花糖。”

     “不用。”


     棉花糖不尽快吃完的话就会立刻融化,埃米咬了几口,这个甜滋滋的味道他并不陌生,因为艾比也很喜欢吃棉花糖,平时他们去游乐园的时候也会去买,然而让埃米像这样和别人一起去游乐园,一起吃棉花糖,而且对方还和他一样是个男生,这感觉非常奇怪。

    但埃米也说不出究竟是哪里奇怪,他吃完棉花糖,还有些意犹未尽地舔了一下手指,正思索着,脸上却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轻轻扫过,他回过头,看见卡米尔正收回手,手指沾着从他脸颊上揩去的棉花糖丝。

    埃米一下愣住了。

    “那个,你刚刚……?”

    “怎么了?”

    “呃!没、没怎么。”埃米移开了视线,脸上有些发热。

    这家伙到底是想做什么?刚刚那个动作不管怎么想都暧昧过头了吧?

    无论是在咖啡厅吃冰淇淋也好,还是在游乐园吃棉花糖也好,这种事情明显很奇怪,难道说这算是一种对他递错情书的报复?

    告错白会错意的确很尴尬,换做是埃米自己经历这种事情绝对会羞愧至死,但卡米尔始终表现得十分淡然,仿佛完全不介意一样……一般人碰到这种事情会这么平静吗?不会是装出来的吧——

    埃米忍不住偷瞄了一眼卡米尔,注意到卡米尔正在看一旁告示牌贴着的游乐园地图,他观察了一阵,挫败地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出来卡米尔的想法。

    “海盗船你可以坐吗?”卡米尔忽然又开口了,埃米一怔,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被拽住了手腕。

    “那就去坐那个吧。”卡米尔的声音淡淡,听不出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埃米被他拉着走向海盗船,思绪有些混乱。

    这算什么?

    埃米满脑子都是疑问,他情不自禁想开口去问卡米尔,但却不知道该怎么问。

    一开始确实是他搞错了,而且他也没有向卡米尔解释那封情书出自谁手,只是单纯地去做老姐交代的事情,对于卡米尔会怎么看待这件事,他根本没有考虑过。所以现在他才会处于被动之中,以至于完全看不透卡米尔的想法。

    冰淇淋也好,棉花糖也好,海盗船也好,说清楚的话埃米也不是不能奉陪到底,可是现在这样究竟算什么呢?他不是傻瓜,正因为他不是傻瓜所以才会满怀疑虑。

    他们甚至没有向对方自我介绍,如果不是那时听到别人喊了卡米尔的名字,那埃米连卡米尔的名字都不知道,他们之间根本就互相不了解,这是显而易见的。

    陪卡米尔逛游乐园,去坐海盗船都不是什么问题,为自己做错的事情就是道歉一千遍也不过分,但是这算什么呢?

    卡米尔没有说要他道歉,也没有对他递错情书这件事表露过什么情绪,对艾比的负气离去也毫无反应,却邀请他一起来游乐园。这算是戏弄吗?还是有着别的什么含义……

    直到坐上海盗船埃米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他有些惴惴不安,表情沉重地握着安全压杠,身旁的卡米尔却忽然开口了。

    “你害怕坐海盗船吗?”

    “啊……不害怕。”埃米恍惚了一下,对于被卡米尔关心这件事十分消化不良。

    他们根本就不熟,说来好笑,今天虽然出来一起玩,但却是第二次见面。卡米尔看上去不像是会关心别人如何的那一类人,今天却数次关心埃米,征询埃米的意见。

    他的意见无足轻重,完全没有必要去征询,难道不是吗?海盗船算不上什么惊吓型的游乐项目,就算是鬼屋埃米也不会害怕,他和他那个笨蛋老姐不一样,本就不会被这些东西吓得大声尖叫。

    海盗船缓缓启动了,船体载着乘客加速荡向半空,埃米的头发被疾驰起来的风一下吹乱了,视线不由得有些被头发迷住,他正想抬起手把头发拨开,却忽然听见风声里夹杂着什么声音。

    不是身后其他乘客的尖叫声和欢笑声,而是来自他身旁,是卡米尔在说话。

    “——你说什么?”埃米忍不住问,他的声音同样被风声吹散了,而卡米尔的声音遥远得就像在天边,埃米吃力地扭过头,在海盗船荡到最高的时候,他看见卡米尔不知为何,竟然是在笑着的。

    “今天很开心。”卡米尔的声音就像他脸上的笑容一样都是淡淡的,埃米几乎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他无法理解卡米尔为什么要在这时候说话,同样也无法理解卡米尔为什么会笑。

    埃米茫然地张开嘴,却一下被灌了一大口的风,失重感让他一阵心慌,他忍不住叫了出声,莫名其妙、毫无意义地大声叫喊了起来。

    这叫声和其他人的尖叫声融合在了一起,被急速掠过的风卷去了远处。


    从海盗船上下来的时候,埃米不知为何感觉有些虚脱,他完全搞不懂,完完全全。现在已经是下午的时间了,卡米尔神色如常,埃米却整个人都蔫儿了,他无精打采地坐在供人歇息的长椅上,脑子里回放着卡米尔那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今天发生的每一件事都让他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就稀里糊涂地和卡米尔一起来游乐园了呢?

    “你没事吧,埃米。”卡米尔给埃米递了一瓶矿泉水,埃米没什么精神地接过道了谢,打开矿泉水喝了几口,突然回过神。

    “等会儿,你怎么知道我叫埃米?”埃米抬起头,瞪圆了眼睛看向卡米尔,“我们今天好像从碰头开始就没有自我介绍过吧……”

    “是没有介绍过,但是既然被约出来,事先调查对方的信息也很正常吧。”卡米尔说。

    “呃……好像是这样没错,”埃米扭紧了瓶盖,干涩的喉咙稍微被滋润了一些,他咳嗽了几声,鼓起了勇气开口,“那个,你是叫做卡米尔对吧?我昨天听见别人这么叫你……有关递错情书这个事情,真的很抱歉,我姐姐她一时生气不管你就走了,这个也很抱歉。”

    “没事,我不介意。”卡米尔听到“情书”两个字时表情丝毫没有变化,埃米努力地想要从他脸上观察出些什么,却还是失败了。

    他不由得有些挫败,但又使劲地揉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强打起精神硬着头皮继续说话:“呃,嗯,你不介意就好,话说回来,卡米尔你为什么要和我一起来游乐园?”

    “因为情书上写着。”卡米尔说。

    “……啊?”埃米没反应过来。

    “情书上写着,在咖啡厅见面,然后一起去游乐园。”卡米尔平静地看着埃米。

    埃米一瞬感觉自己的表情有些僵硬。

    “那个,卡米尔……情书,其实不是给你的来着。”

    “我知道。”

    “你知道为什么还要……”

    “因为,”卡米尔停顿了一下,“我很好奇。”

    “呃?”埃米费解地望着卡米尔。

    “昨天收到情书之后,因为很好奇,所以就去调查了你的事情,然后发现情书其实是你姐姐写的,出于种种原因,姑且决定先去赴约看看情况,在你姐姐离开之后,就是现在这样了。”

    “……你调查我的事情?不对,所以你到底是好奇什么啊?”

    卡米尔沉思了一会儿,语气不是很确定:“约会的感觉?”

    “……那你为什么不去和我姐约会?”

    “我好奇的人是你。”

    “——哈?!”埃米满脸难以置信,“我、我有什么可好奇的?”

    “你很有趣。”卡米尔说着,脸上不知道为什么又露出了那个笑容,埃米一下感觉喉咙有如被抽紧了一样。

    “我哪里有趣了,话说回来和男生约会这也……”

    “有问题吗?”卡米尔打断了埃米,埃米一瞬有些语塞。

    “——当然有问题吧?”他猛地站起身,绷紧了身体,大声地说道,“问题很大啊!我和你是第二次见面,名字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在这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我不了解你,你也不了解我吧?”

    埃米一口气说完了话,完了自己却愣了起来。

    “换句话说,就是你觉得我们认识的时间还太短,所以去约会有问题?”

    “不对不对!”埃米的脸猛地涨红了,“不是什么时间问题,我们都是男生根本就不应该约会什么的啊!”

    “可是我们已经在约会了。”卡米尔说。

     “啊?”埃米有些懵逼,直觉认为不对,但他现在思维混乱,脑子里全是浆糊,根本理不清这之中的逻辑,“不对,这不算约会吧……”埃米语无伦次了起来。

    “你觉得这次不算吗?”卡米尔依旧是那一副平静的表情,和埃米的混乱丝毫不同,“那下次我们再约,怎么样?”

    “下次?”埃米一阵慌乱,“下次还来游乐园?”

    “下次可以去看电影。”卡米尔又抽出情书瞟了一眼。

    “现在你还想再去玩什么吗?还是说要回去了。”

    “你等一下!”埃米狠敲了几下自己的脑袋,终于理顺了事态。

    “谁要和你下次约会啊!这次也没有在约会好吗!”他满脸通红地瞪着卡米尔,“你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耍我很好玩吗?”

    “我没有在耍你,”卡米尔平静地说道。

    “哈?那你现在说什么约会,这算什么?”

    “照你姐姐的话来说,我应该算是在追求你。”

    “追……追求?”埃米瞪大了眼睛,“什么追求?”

    卡米尔在埃米眼前晃了一下艾比写的情书,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说道:“需要写情书的那种追求。”

    “什——”

    “这种通常来说应该叫做‘一见钟情’对吧,我大哥说,对付猎物动作一定要快,所以今天我和你在约会。”

    “虽然很突然,你可能没办法立刻接受,但是没有关系,我可以追求你。”

    “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卡米尔与埃米对视着,那对与埃米相似的海蓝色眼睛还是非常平静,但却闪烁着一种让埃米畏惧的情绪,这让埃米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盯上了的猎物一样。

    这感觉令人不快,可埃米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个时候他终于想起,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他的姐姐艾比,那个死活要他去帮忙转交情书的家伙,埃米至今不知道当时他老姐究竟看上的是谁,也不知道他老姐这次到底是给他留下了一个多么难收拾的烂摊子。

    他对着卡米尔干笑了两声,在卡米尔如炬一般的可怕目光中,突然转过身落荒而逃。

    埃米憋屈得只想吐血,他一边跑一边下定决心,绝对不要再帮混蛋老姐分担恋爱烦恼,也绝对不要再和卡米尔再有任何接触。

    至于卡米尔之后如果真的来追求他的话怎么办——他才不管!

    老姐啊老姐,这次你可是给你老弟招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可别想着你的白马王子了!

    远方的艾比连打几个喷嚏,一边揉着鼻子一边低头踢着脚下的石子。

    “臭衰仔,居然给我送错对象……哇啊!”她嘟囔着,忽然一头撞上了一个人。

    “是谁啊!”艾比怒气冲冲地抬起头,却看见了一双蓝眼睛。一个戴着帽子的金发男生正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啊对不起!你没事吧?”金连忙朝艾比道歉,艾比却直接呆住了。

    “呃,嗨?你还好吗?”金伸手在艾比眼前晃了晃。

    艾比猛地回过神,脸一下涨得通红。

    “是你!”她尖叫了起来。

    “咦?你认识我?”金愣了一下,随即兴高采烈了起来,“正好!那个,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我想回学校来着,但是我不小心迷路了……”他对着艾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我来给你带路!”艾比兴奋地叫道,此时此刻,她已经完全把自己的弟弟忘得一干二净了。

    而埃米还不知道自己不远的将来会遭遇什么事情,在他刚刚逃离的地方,卡米尔没有追向他,而是留在原地,望着他逃跑的方向思考着什么。

    “这次不算的话,那就下次吧。”卡米尔看了一眼手中的情书,走向垃圾桶,把那封情书扔了进去。

    “猎物怎么可能逃得了。”

FIN.

评论(28)
热度(352)
©从前睡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