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

刚刚听 @Tsumi 说有人冤枉她盗图,质疑她画的王者荣耀的图是别人画的,还有所谓原图画手在qq上隔空骂人,现在张嘴说话没有成本所以有些人打娘胎里生下来的第一声不是哭而是造谣?也不知道是谁有本事背后大声没本事正面开骂,有实锤大可挂出来让所有人都看看热闹,没锤就别空口无凭瞎说话。我和我闺蜜认识十几年,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事,她画画的时候我有时候还坐她旁边看她画,哪来的正主空降过来认领她的画还说她盗图,你当我是瞎了还是死了?

我简直气笑了吧,张口就骂我闺蜜,您哪位啊冲出来说我闺蜜盗图,直接走程序行吗,要挂就挂有锤就锤,别阴恻恻背刺了,没人有空听您出口成脏。

【约十】《告一段落》

《告一段落》
文/睡前

#约十

    那感觉好似昏睡了许久,浑身绵软无力,连哪怕一根手指都难以动弹。沉重牵扯十代的每一寸神经,仿佛粘稠的流质将他整个浸没。一片微光闪烁的漆黑中,十代试图找到点亮整个空间的开关,为此竭力伸出单手,指尖却忽然被似有若无地握住。

    他回过神来,房间亮如白昼,约翰正坐在桌前看着他。

    要来决斗吗?约翰眼神清澈,笑着说。

    十代把半张脸掩在手牌后,不时偷瞄对面的约翰。约翰正支着下巴思索,手指在侧颊上一搭一搭,看上去完全专注于眼...

【GX/约翰中心】《实验品》

《实验品》
文/睡前

#约翰中心

关乎我做过的一个梦。

    我把撕碎的纸屑从研究室苍白得反光的地板上扫进簸箕里,抬起头的时候发现营养槽里的那个实验品正在好奇地看着我。

    他戴着呼吸面罩,全身浸泡在灌满营养液的器皿里,眼睛一眨不眨,与营养液色调相近的头发如海草一般摇晃。我和他对视了一会儿,又低下头拎着扫帚和簸箕走开。那感觉很糟糕,我自己心里很清楚,我的举动就像是在逃避那个实验品的注视一样。我总是感到不能与他对视,这很奇怪。

    从我加入童实野科学研究所的第...

【约十】《赤色体温死于昨天》

《赤色体温死于昨天》
文/睡前

#约十

向哨点文@金魚夢中


    呼叫器顶端的红色呼吸灯正在缓慢地明明灭灭。半损的机器无法再接收讯息,也不会再接收到新的讯息,所有人都这样说。

    这是第几天了?

    十代的脸颊被墨绿色的条纹围巾捂住一半,扣在脑袋上方的护目镜结出细小的冰棱,紧抓着呼叫器的手指微僵,难以动弹。他站在岩盘上,垂下头就能看见断崖下的废弃营地。就在半小时前,万丈目和他在一次单方面的争吵过后,气愤地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和丸藤翔一起出去接...

【佐鸣】《友谊天长地久》

《友谊天长地久》
文/睡前

#佐鸣

付费委托 @再见紅月 

原本小厚让我写SN亲亲,但我写着写着就忘了
dbq看在我多写了1k的份上原谅我吧(

    要不是宇智波佐助。

    吐露一半的咒骂恐怕是第一万次的老生常谈。彼时鸣人正抱着肚子和过期牛奶导致的腹泻殊死搏斗,满心的片面质疑尚且来不及被宇智波不可爱的松香琴弓所敲打。他忍着腹痛,听见悠扬的课间铃一声一声遥不可及地奏响,忽然想起自己的青梅竹马曾经红着脸庞憧憬地说,木叶高校美妙的上课铃其实来自那个宇智波的演奏。...


【长评】To 怀光

赠予我的好朋友 @怀光 

▶重锤线

▶静动脉

▶Bless you

▶游龙


    阿北在今晚对我说,真的很好奇约十为什么吸引我。我想答案一定是一千一万个哈姆雷特,或许每人都大相径庭。原来细细梳理我的时间也有将近一年,我斟酌措辞,又一次打开光光在我或催促或期待下写的数篇约十,然后发现旧评也不足够,我还是想要再说些什么。

    我常常讨论约翰和十代,在不公开的场合不知感慨多少,像昏头傻瓜也像蛮横幼儿,和朋友插科打诨嬉笑怒骂,只言片语尽数埋没。我的好朋友们被我烦...

【约十】《世界情歌》

《世界情歌》
文/睡前

#约十

复健
姑且算是在还点文的债(?

    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对吗?

    影片忽明忽暗的灯光降落在约翰的手背上,像另一只温暖的手叠在他的手上。黑暗还远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所以约翰能用眼角余光瞥到一旁正看着荧幕的十代。

    影片很无聊,他最开始还以为十代会睡着,毕竟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乏味,但是十代没有。十代安静地看着电影,侧脸被映照出一层模糊的白色棱角,在影片采光转换的一瞬又黯淡下去。微弱的息光于他棕色的眼角闪动挣扎,让约翰莫名想起自己穿着小羊皮靴曾经蹚过的...

【德能】《德克萨斯不讨厌》

《德克萨斯不讨厌》
文/睡前

#德能

    “德克萨斯——”

    能天使扑向德克萨斯的背后,欢快地呼了一声。她握住德克萨斯的双肩,歪着脑袋好奇地看德克萨斯。德克萨斯坐在没有靠背的椅子上,正擦拭剑刃的动作顿了顿。她微微扭过头瞥了能天使一眼,肩侧的长发因此滑落在能天使的指缝间。

    “你在做什么?”能天使眨巴着眼睛问。

    “保养兵器,”德克萨斯简洁地回答,“你的工作完成了吗?”

    “当然!”能天使嘿嘿一声,“我刚从龙门...

【约十】《夏日百分比》

《夏日百分比》
文/睡前

#约十
#吸血鬼×狼人

勉强赶上了……!约翰生日快乐5555

    约翰是被一个毛茸茸的东西砸醒的。他险些跳起来,下意识地从床上撑起身来时,罪魁祸首正从他的脸颊边缘滑下去。

    惊吓之中迷茫睁开的双眼把那个东西映入视野,银灰色、柔顺、温暖,毛茸茸的狼尾正紧贴在身侧,约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呻吟。

    “十代……”约翰拨开狼尾,叫出同居人的名字。狼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他的床上呼呼大睡,还体贴地变回原型以免把他挤到床下。亏他睡得那么沉,...

【瑞金】《摩天心事》

《摩天心事》
文/睡前

#瑞金

点文@花灯吟(潜水) 
登格鲁时期,三期只临时看了18集,捏造有


    金把手里敲碎成小半块的水晶举得老高。他眨巴眼睛,对着傍晚温柔的夕阳仔细地查看透亮的水晶,菱形晶花是与夕阳如出一辙的橘红颜色,细小的棱角把指肚硌得泛疼。他倏地卷曲手指,把水晶捏在了手心里。

    格瑞格瑞,你猜我手里有什么?他仰起脑袋,两只眼睛忽闪忽闪,散落的金发似草尖一般摇晃。

    沙尘洗过的巨石棱边模糊,石面依然粗砺不平,金躺在上面...

©永生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