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告别南风

放假了,有没有老板约我写稿,我很便宜的

【佐鸣】《爱慕无门》

《爱慕无门》
文/睡前

#佐鸣

极限120分摸鱼
几年前某个SN论坛体的后续衍生

>>论坛体

   叩叩叩,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宇智波佐助打开门,果不其然看到的是漩涡鸣人,正站在他家门口扭扭捏捏。

   “哟、哟,佐助。”鸣人别扭地朝佐助摆了摆手,权当是招呼。佐助挑了一下眉,没有立刻回话,只是等着鸣人主动说明来意。

    鸣人并没有让他等太久;或者说,这小子从脚趾头到头发丝儿都藏不住任何事,一旦他试图说些什么,就总是摆出如此别扭的神情,好似碰到了多么难以启齿的情况。

   而宇智波的...

长期接稿

寒假可以接稿,可怜可怜吃土小写手

浪漫骨头:

永生水:


私人约稿:千字40
商用约稿:千字75
可接CP:写过的CP都可以接
附注:具体多少字(建议不少于2k)、说明题材

▶目录



约稿须知:私稿经甲方允许会发布在lof和微博等平台上,会使用邮箱发送原文档。能力有限不是所有文章都写得来,视情况接稿,主接同人,原创看难度大小。接稿会收取30%的定金。

商稿主要指合志类,一般有偿接稿,对样刊有需求。目前不接受漫画脚本、广告文案等商业合作或签约。

可以接受的话,有意约稿请私信。
※约稿请尽量简洁全面地注明CP、字数、具体要求、死线时间等...

【约十】《毛栗》

《毛栗》
文/睡前

#约十

   蒙布朗被切了一块,哪儿也没去。阳光毫不保留地倾倒在名为城市的酒器内,被陆地喝干仅限一秒。坐在约翰卡座对面的金发女孩皱了皱鼻子,杯里澄亮的苏打水冒着泡,细长的吸管夹在冰块当中像一把卡在海上冰山里的船桨。

   你看起来漫不经心,女孩说,仓鼠一样鼓起腮帮。

   叉子上的蒙布朗一下掉回了盘子里。

   噢抱歉……我有点走神。

   约翰回过神,立刻饱含歉意地看向女孩。女孩不耐烦地捋了捋金发,漂亮的绿眼睛一转,顺着约翰刚刚的视线望去窗外。那外面有一只棕熊,脖...

【左游】《LOSER》

《LOSER》
文/睡前

#左游

给兵豆的G文,是去年写的辽
我才想起来忘记发lof了(

    你输了。

    黑暗亲吻人皮骷髅湿润的眼眶,不可视物如同败者骨肉分离的残肢于念想之中不住蠕动着。藤木游作闭上眼,又睁开。深夜的钟声滴答滴答,冰冷的声音已阐述千百万次,像一句仍然有效的魔咒,仿佛这是生命枯萎中留下的遗言。

    他在流泪。无人劝阻,无人知晓,他在流泪。漆夜当中连一缕微风也令弱小的孩子受到惊吓,即使过去十年之后藤木游作已能用平静的目光审视那黑暗,黑暗也不会就此落荒而逃。蜷缩于暗处流着泪...

【约十】《Super Friendship》

《Super Friendship》
文/睡前

#约十

超英约十设定,灵感来自蜘蛛侠平行宇宙,参考了一点点MCU,非常我流

   游城十代握着笔,笔尖在米白色的纸张上点了点,留下几个漆黑的墨点。丸藤翔在一旁识趣地埋下头没吭声,但正在朝他们围起来的餐桌走来的剑山很没眼色地冲他们“嘿”了一声。

   “大哥怎么愁眉苦脸?”剑山一边拉开椅子一边问,开口就直击话不投机的靶心。丸藤翔猛地抬起头,责怪外加拼命传达暗示的瞪眼有如实质。倘若丸藤小弟的大眼睛能隔着镜片喷出火,那恐怕迪拉诺·剑山已经化作灰烬了;然而事实上剑山目不斜视压根没搭理丸藤翔,只对...

【约十】《小夜话》

《小夜话》
文/睡前

#约十

  

   天完全暗下,一如卫星操纵导弹精准轰炸地平线。突降的冷空气凝聚成不住分裂的絮状蘑菇云,连口腔内部所温存的热气也尽数消弭在深冬夜里,一经吐露就荡然无存。约翰没有戴着手套,鼻尖和手指关节被冻得发红。他拎着瘪瘪的购物袋,往手指哈气,而在他推开玄关的门时,发梢沾着的细碎雪片还未被门内潮涌的温暖空气吹融,他就被门后跳出来的人影吓了一大跳。

    “十代!”约翰以半是惊吓、半是惊吓过后生出的嗔怒叫了起来。十代立即缩回吓他时所摆出的虚握成爪的手势,没事人似的躲到一边嘿嘿地笑了起来。

 ...

【约十】《久美子》

《久美子》
文/睡前

#约十

极限120分自娱自乐

    久美子,我最近开始频繁地注意到一个人。

    不,不是暗恋,虽然确实是男生,但我可不是花痴。拜托拜托,凯撒前辈已经毕业了,虽然没有交往更没有分手但我的恋情早在他毕业的那一瞬也一起毕业了。

    扯远了,我是想说最近的一个同级生,是个怎么说,还蛮显眼的人……哈?不是万丈目,所以说你不要再瞎猜了。更不是丸藤翔!久美子,拜托你好好听我说!

    罢了,事情是这样的。新学期开始的时候,我们学院不是来了几个其他...

【约十】《人生不如梦》

《人生不如梦》
文/睡前

#约十

送给一事无成且倒霉透顶的二十岁。

    如果宇宙也反复做着一个,关于不断坠落的梦。

    深秋的码头、海浪、枯叶,融为日光和煦地倾盖在如茵的海岛。远驶的轮船拉响呜呜着告别的汽笛,亚热带季风从太平洋而来,捋平海面层叠的褶皱,顺着枣红色的倾斜角房顶刮去岛屿深处。

    海鸟发出孤寂而拖长了的清澈鸣叫,穿过窸窸窣窣的密林引出决斗的精灵。精灵扫动尾巴,将喉间滚动着的细小叫声送去林野之外,青发的异国决斗者撩起眼前的枝叶,不怎么确定地叫道:“……卢比?”

 ...

【瑞金】《做梦唱歌》

《做梦唱歌》
文/睡前

#瑞金

赶上了!格瑞生快!()

是去年窗掉的本,前三千字是去年写的,小小修改了一下,删减了原本连载要用的剧情伏笔,补完了后续和结尾,我竟然填坑了!(?)

    教堂的钟声一声一声地响了起来,此时正是玫瑰盛放的季节,春天的空气有着些许潮湿,金嗅着若有似无的一缕花香,觉得鼻子有些发痒。

    他在长椅上坐了许久。洁白圣母像垂着眉眼与他对视,细纱在微弱的风中摇摆不定,他左胸的口袋上别着的玫瑰渐渐发蔫儿,他却并未在意。

    教堂里此时空无一人,金看着炫光从五彩的玻璃中透射...

©永生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