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十日游

【约十】《盛夏躲避球》

《盛夏躲避球》
文/睡前

#约十

    “最近呢……总觉得十代好像在躲着我,奥布莱恩你不觉得吗?”约翰趴在桌子上没精打采地说道。一旁正在擦拭决斗盘的奥布莱恩动作一顿,抬起头来看向约翰,神情有些复杂:“十代那家伙不只是躲着你一个人吧?”

    “和大家的情况不太一样,”约翰说道,“他现在一看到我就跑,我听卢比说他好像还让羽翼栗子球注意我在哪里,会故意提前避开我。”

    “……你们这是都吩咐精灵替自己做什么事情,”奥布莱恩揉了揉鼻梁,“那么在意的话就直接去问他不就好了?”

  ...

【约十/R18】《不老实人》

《不老实人》
文/睡前

#约十
#R18

    “约翰,总觉得最近好像没怎么做过了……要来吗?”十代翘着腿躺在床上说道,满脸都写着无所事事。一旁正坐在桌边整理卡组的约翰如同怀疑自己听错了一般回过头看向十代。

    “诶?”

    “嘛啊,你看,最近不是稍微有点忙吗?总觉得很多事情做不成,浑身都不对劲呢,所以想调节一下什么的。”十代解释得头头是道。

    “不,十代,你刚刚若无其事地说了什么少儿不宜的提议对吧……”约翰放下卡组坐在转椅上转过身,十代也顺势侧过身,冲...

放在魔都Ygo Only九号摊-美丽员工在线烤热狗的一本约十的突发无料,今天改了一下封设又捣鼓了半天,样机和内页排版都感谢雀雀!

放在only的量不会多,大概只有10本这样,cp23也会放一点点,想要的人可以去领

收录了冥冥、蝉壳、不想爱也得爱、天冷请拥抱四篇文

>>摊宣

【约十】《天冷请拥抱》

《天冷请拥抱》
文/睡前

#约十

    十一月的欧西里斯红宿舍供暖一向不足,大概比欧贝里斯克蓝要更早进入冬眠的季节,而天黑之后的时间更是流逝得飞快,仿佛为晨昏线所分割的星球本身也被冬夜无限压缩。

    极东的海岛进入四季的尾声时日夜的温度总会天差地别,这个时候约翰正在昏昏欲睡,连卢比也蜷缩在被角上打盹,他却忽然察觉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一阵窸窸窣窣地抖动起来。约翰下意识抬起头,反应仍带点迷糊,却恰好与十代对上视线。

    “十代?”约翰困惑地叫道。趴在被子上的卢比也迷茫地睁开了眼睛,接着就被飞来的...

【瑞金】《第二伊卡洛斯》

《第二伊卡洛斯》
文/睡前

#瑞金

诈尸!万圣节快乐

    我不爱你。

    矿石所堆砌的星球毫无留恋的必要,踏上旅途时甚至不需要回头,只要舍弃得干干净净就无懈可击。格瑞第一次乘着飞船逃往宇宙时比后来的任何一次都要来得慌忙,那时神明以吊动着的钟摆敲打旅人红肿的脚跟,如同吹着口哨驱赶羊群的牧羊人。

    他记得风声与火光一同从颊侧呼啸而过,像刀锋凌厉又亲昵的吻,整颗星球的瓦解只在一瞬。而再度离开、再度被时间敲打脚踵时,他没有留恋任何事物。

    冷静的刀尖不爱...

【约十】《不想爱也得爱》

《不想爱也得爱》
文/睡前

#约十

    柔软、温热的触感如同一片和旭日一同初生的云朵。它与飞鸟展开的羽翼相撞在一起,又被一团撞散,而依附其中的吐息流连不去,清晰得就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吻——

    不对。

    约翰从梦中惊醒了。他惊得一下坐了起来,把身下的床晃得嘎吱嘎吱响。手指所碰到的被单柔软而温暖,和梦里的触感相似却是真实存在的。约翰咽了咽唾沫,胸腔里的心脏还在狂跳,跳得令人心慌气乱。

    他趴在床边的栏杆上探出半个身子,心虚地看向下铺的十代——十代还在呼...

【约十】《蝉壳》

《蝉壳》
文/睡前

#约十

但这不是蝉的错。

    砂上的阁楼在十代的回忆里反复坍塌。

    他梦见最后一缕旋风消失在地平线边缘,竭力停留的视线被因此而带走,哪怕绷直手臂,连指尖也花上力气都无济于事。他张口试图发声,什么都好,只要能够挽留、只要不会被带走——

    纷杂的声响如同稚小的昆虫正在看不见的地底窸窸窣窣,十代意识到自己最后看见的那一阵沙漠中心的旋风竟然与梦中所见的光景一模一样,区别是消失的只有约翰一个人。

    不安与愧疚对他实施由上至下的拷打,即...

【约十】《欧西里斯传说》

《欧西里斯传说》
文/睡前

#约十

西幻架空,小羊约翰×红龙十代

    传说,欧西里斯的山上住着一头恶龙,数百年来曾有许多英勇无畏的勇士向恶龙发起挑战,却都最终落败,并且没能平安返回。

    恶龙强大、残忍、狡猾,所有前来挑战的人都成为了它的食粮,因此再也没有人胆敢踏上欧西里斯山脉……

    好吧,传说都是屁话。

    现役勇士——我们姑且叫他勇士,现在正坐在石窟的地上哈欠连连,离彻底睡着就差一个枕头。...

【约十/R18】《小胜败》

《小胜败》
文/睡前

#约十
#R18

    “我们打一盘游戏,谁输了谁就答应对方一个要求。”

    十代口吻严肃地说道,仿佛是在说什么重要的事情。

    约翰无言地望着十代。他们之间隔着一张餐桌,餐桌上是十代耍赖不肯收拾的碗筷。所谓的决胜负不过是十代不想洗碗而强行找的借口——恰巧他最近正在沉迷一款格斗游戏,在这方面已经小有心得,所以才会提出这样的解决办法。

    因为这种事情决胜负也太小孩子气了吧?约翰忍不住嘀咕。不过约...

【约十】《啊呜怪兽》

《啊呜怪兽》
文/睡前

#约十

西幻架空,是吸血鬼约!

    你在干什么?

    正坐在树上发呆的吸血鬼忽然听见一个声音,差点没从树枝上摔下去。

    所有魔物都不吱声,森林安静得像睡着,还活跃着的原本只有不会说话的空气。可是空气中冷不丁响起了说话声,小个子的吸血鬼仓皇地四下张望,着实被吓了一个正着。他急急地转动目光,大惊之下看向声音的源头,倏然与一对好奇的眼睛对上了视线。

    树下站着一个小小的影子,像是一向光秃秃...

©永生水 | Powered by LOFTER